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落吧书院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686章 一刀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上)(一万三千字呕血章)

第686章 一刀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上)(一万三千字呕血章)

先前开口点评下面刀客的豪武大汉心中先是微微一惊,只倒是这个不擅攻伐的同乡人打算和自己较量较量,先要起身,旋即便发现,对方的目标其实是自己前面的一名黑衣刀客。

心中先是稍微一松,便即觉得有些诧异。

今日所来,大多都是些熟面孔,彼此在西北一带江湖行走,常常照面,却从未曾见到眼前这个人的模样,也没有听说西北的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不过,黑衣,墨刀?

大汉摩梭下巴,皱着眉头。

说是陌生,可不知道为何,偏生还有几分熟悉,似乎从哪里曾经听说过这个人,只是印象不深,是以一时间想不起来。

马义弘站在擂台上面,只觉得自己今天所见到的武者比起往日二十多年加起来的都多,而且能在此地的,不是高门大家之后,便是江湖豪勇之辈,其中不少甚至于是他年少习武时心中所孺慕之辈。

一想到今日要与他们交手,他的心中便忍不住有些颤栗,有种转头就跑的冲动。

复又想到,师门式微,师父当年受到对手暗算,一身武功,十去其五,临到这几年间,暗伤反复时有发作,有可能已经等不得下一个十年了。

自己必须要向师父证明,自己有资格承担住门派的未来和希望。

是的,必须如此。

他握紧了刀。

但是他在挑选对手的时候,还是下意识避开了自己所认得的那些江湖高手,选择了一个看上去最为年轻的刀客,当自己选择之后,复又心中懊悔自责——

他本是想要选择和自己同为一郡的那位豪武男子的,最后还是因为心中的畏惧自卑,选择了后者旁边的人,不由得因为将后者搅进来而有些愧疚感。

而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对方起身,未曾如同那些少侠们,施展出轻功跃出,而是从一侧的楼梯,慢慢走下三层,然后踱步上了演武台。

一步一步走得很稳。

可马义弘心中不知道怎么,就打了个冷颤,手中青蓝色的鲨齿刀也微微颤动了下,发出一声轻鸣。

这是今日这一场十年演武真正开始的第一场,自然会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这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西北一带的武者们都在心中暗自思索,凝神回忆出现的这个黑衣刀客是哪家哪派的武者。

怎得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皇甫家位置上的李吟香右手把玩玉佩,眸子却突然微微亮了下,坐直了身子,道:

“咦,是大侠?”

旁边夏侯婕以及皇甫秋阳原本正在低语些什么,闻言亦是微微一怔,下意识抬眸看向演武场的方向,除去了那个长得面嫩的刀客外,对面站着那位一身黑衣的,不正是那和他们同行而入的刀客么?

夏侯婕面上浮现饶有兴趣之色,挑眉笑道:

“他也要出手么?”

“那可要好,刚刚好看看被你们两人夸到了天上的刀法。”

李吟香得意道:“可不要被吓怕了……”

据此位置不远处。

赵阔眸子微微睁大,专注看着演武场上,在其身侧,颇有些年少轻狂模样的李丹寻盘腿坐在了椅子上,膝上横放着一柄连鞘长刀,亦是看着下面的演武场,笑道:

“刀狂出手了么?”

“如此也好,刚刚好看看这位扶风刀狂,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强的武功和实力,若是能够看出些许招式上的痕迹,便是最好不过了。”

擂台上,两人见礼。

当王安风自腰侧拔出那一柄黑沉无光的墨刀时候,旁观众人之中,终于是有人记起来了三日之前的事情——

刑部异常的调动,以及猛烈的火焰,传闻中那位一人踏破大荒寨的冷漠刀客。

人群之中传来一声大喝声音,道:

“原来是他!”

众人侧目。

开口之人未作隐瞒,继续道:

“扶风刀狂!”

“前些日一人仗刀,踏破了大荒寨的那个扶风刀狂!”

片刻的沉默之后,便有些繁杂的喧嚣声音,就像是一阵狂风一样,瞬间就从这一边,掠到了那一边儿去,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显然因为一己之力,踏破大荒寨的事情,王安风已经略微在西北一地打出了些许的名声。

尤其其中有些江湖客消息灵通,知道当日赵阔一招败北的事情,对于场下神色冷淡的黑衣青年,就更为看重。

先前北邙剑派的中年剑客皱眉,对身后比斗结束之后,有些压不住跳脱性子的弟子们喝道:

“你们数人,仔细去看。”

“子扬,尤其是你,仔细去看这位扶风刀狂的招数,等他击败了对方之后,你就下场,挑战这位刀狂。”

“他此刻风头正盛,若其武功不过尔尔,你将其轻取,自然扬名江湖,若是当真乃是不世出的大刀客,也竭尽全力,稍微占据片刻上风,便即是名动一郡一地的举动了。”

众多弟子原先还有些不甚在意,闻言神色尽皆肃然应诺。

据此之外的数个酒楼中,消息灵通者已经得知了内部发生的消息,但听得惊堂木重重一声,群音缄默,堂上老者双目横扫众人,高声道:

“十年磨剑,今日便要示与众人看!”

“诸位听客,可知道今日这第一位出场者是谁么?”

“前日单枪匹马,一刀一人,破尽西北大寇,而今乃是正风头极盛的一位大侠客,大豪杰……”

众人都是西北居民,相识故交,遍及十七郡,自然深受大荒寨苦楚,闻言都知道了这第一位出场的是谁,但听得叫好之声,轰然如雷。

已经有人忍不住兴高采烈,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便和旁边之人谈论,这位破尽了大荒寨的高手,要用几招能够制敌获胜?

“对面那人显然心神涣散,以扶风刀狂的武功和行事风格,破之不过须臾间事情,我赌十刀之内,对面那家伙的兵器就要被挑飞。”

李丹寻看了看下面的两人,颇有些轻佻开口。

赵阔神色凝重,想及当日迎面斩来的那一招霸道刀法,即便是此刻,仍旧有些忍不住颤栗,当下深吸口气,以凝重的语气道:

“三招……”

“对方如果足够谨慎的话,三招,如果没有看出扶风刀狂的武功,贸然而上的话,虽然也是中三品的武者,恐怕挨不过一招,便要被击败。”

不远处的李吟香右手托腮,道:

“大侠会怎么击败对手啊……”

夏侯婕笑道:“若是他真的有你们所说的那么厉害,对面那个年轻刀客可能支撑不了几招吧?不过,也有可能对方也是深藏不露的角色呢?若是那样的话,便真的有趣了。”

这一座演武场虽然广大,但是周围都被极为高旷的楼阁所包围,虽然说,各家家主这些宗师级的人物只是露了一面便即离开,但是此地的武者,加上周围高处围观的,恐怕不下千人。

哪怕每一个人只是低声絮语,汇聚起来,也是浩浩荡荡,如同闷雷一般的声音,尤其其中随风而来,猜测‘扶风刀狂’要用几招才能够击败对手。

马义弘好不容易才安抚住的紧张情绪以更为猛烈的方式出现,口中低语着冷静点,冷静点,师父还在家中等着,不能丢人,冷静点,冷静点……

可是手中的刀几乎都有些颤抖,身子肌肉绷得有些僵硬。

以这样的状态,不必说王安风,任何一位六品的武者在此,都能够在三十招之内将他拿下。

王安风本来打算径直出手,听到了后者不断呢喃的话,又见到他这样紧张畏惧的模样,眉头微微皱了皱,心中自嘲一声,自己果然改不来性子,便即传音喝道:

“握紧刀!”

马义弘被陡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握着刀左右看了看,又引发了一连串隐隐的哄笑声音,然后才意识到是对面的高大刀客所说,面容微微一红,但是好歹是从那种紧张莫名的情绪之中挣脱了出来。

深吸口气,右手持刀,道:

“请指教!”

旋即迈步上前,所用刀法,以燎火之势开场,却无意间暴露出三处破绽,令人不忍卒视,王安风心中隐隐自嘲,面容却仍冷硬,右手墨刀扬起,以攻对攻,刀锋点在前者刀锋一侧,借助自身对于刀法的认知,助他将这一招全然施展开来。

马义弘在自己手中这一刀击出的时候,心中就知道不好,可是未曾想到对方竟然没有趁机攻击自己的破绽,而那墨刀砸落之后,自己的招式施展得反而是酣畅淋漓。

一刀举火燎原,先前不过平平无奇,交锋之时,反倒骤然爆发,赤炎异象升腾而起,马义弘心中正茫然时,耳边突然听得另一声冷喝,道:

“你在做什么?”

“出刀!”

却又发现旁人一无所觉,自知乃是传音,心中端正,低声道了一声是,右手中鲨齿刀鸣啸一声,将自己所学刀法一招一招,按部就班施展开来,紧张之心渐渐消失,只觉得自己的刀法,从未施展地如此顺畅。

而在旁人眼中,马义弘手中鲨齿刀不住鸣啸,刀法一招一招,逐渐施展开来,气势竟然浩大磅礴,如同天火坠地一般。

而先前被众人所看重的扶风刀狂,虽然说也能看得出其刀法根基扎实,所学亦是名家手法,却未曾如先前所预料那样,轻易将对方击败,两相对比之下,不由得大失所望。

李吟香双目茫然,不知那一日霸道异常的刀客,为何在这个时候,没能如同当时那样子表现得战无不胜?

赵阔心中亦是极为不解,旁边李丹寻挑了下有些杂乱的眉毛,略有好笑道:“就只是这样么?所谓的扶风刀狂?”

“赵师兄,你莫不是在开玩笑罢?虽然看去不错,也只是稍微出挑些的六品武者手段,刀法颇有可取之处,却也不过如此,内功功体更是较师兄你差一大截。”

“如何能够一刀将师兄你击败?”

赵阔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只是道:

“当日,他那一刀确实极为霸道。”

李丹寻笑道:“这便是赵师兄你入了迷障了,他当日不是颇为淡然,只是坐在那里喝酒么?或者在那个时候就一直都在蓄力蓄势。”

“刀法和其余的兵器不同,有‘藏刀出鞘,锋芒毕露’的法门,若是他掌握了这样一门高深些的藏刀术,趁着师兄你未曾防备,一击之下,能够有出人意料的战果,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样看来,却是师兄你有些轻敌了啊,哈哈哈……”

赵阔心中亦是有些生疑,毕竟当日对方只是出了一刀,旋即就匆匆离开,而以他当日所展现出的秉性,绝不可能会和故意拖延招数,那不是在自毁刀狂之名么?

于江湖中人而言,名声之重,有时候甚至要重过身家性命。

他又何苦做这种事情?

难不成,当日真的只是藏刀?

李丹寻见他迟疑,复又笑道:“若是师兄你还是不信的话,那么等一会儿,师弟我亲自下场,挑战这位扶风刀狂,以其做派的话,大概是会应战的,到时候,是真是假,不就一眼辨明了么?”

赵阔迟疑着点了点头,道:

“如此也好。”

“只是,有劳师弟了……”

而在同时,众多门派中成员,以及江湖中成名高手也都想到了刀法之中的“藏刀”法门。

北邙剑派当中,中年剑客皱眉道:

“原来只是个靠着‘藏刀’和博弈之术,趁人不备的样子货,猝然而遇的话,还能够装神弄鬼,现在正面交手,反倒是露了馅,不过如此罢了。”

“子扬,之后你不必去挑战扶风刀狂了。”

“这样靠着左道手段的武者,与其交手,不过平白自坠了身份。”

身后身穿蓝色剑袍,气度颇为沉静的青年道:

“可是他毕竟踏破了大荒寨……”

中年剑客不以为意道:“大荒寨虽然逞凶已久,但是实则只是寨主稍微麻烦些,可那也不过只是寻常的六品武者,真正困难的,是如何才能够找到他们的落脚之处。”

“若是能够得知其落脚之处,以你的剑法武功,想要挑破了这个什么大荒寨,不过也是举手投足的事情罢了……”

而在先前,王安风所坐的位置那里,那和马义弘为同乡的豪武大汉慨叹道:“没有想到,当年那畏畏缩缩的马义弘,竟然也有了这样的武功,只是可惜这位扶风刀狂,名头着实响亮得紧,可本事虽然不错,也不过如此罢了。”

“我记得他还上了今年的刀剑榜的副榜,当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周围数名武者亦是应和。

便在此时,场下比斗也已经逼近了尾声,王安风右手刀锋斜斩,将马义弘的刀弹开,后者踉跄后退两步,刀锋上黏附的狂暴火焰异象斜着劈出,被那位皇甫家的老者轻而易举地压制下来。

虽然被击退,但是马义弘心胸中却是从未有过的畅快感觉,此刻再环顾周围的话,也已经半点不觉得害怕畏惧,反倒是有雄心豪迈之气升腾。

皇甫家长老看了下两人,道:

“不错,胜者为扶风刀狂。”

“还有谁要挑战他么?”

王安风收刀,声音冷淡,冲着马义弘微微点了点头,道:“打得不错。”

这一声音被周围的武者听到,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一声飘飘忽忽,仿佛鬼魅一般的声音,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嘿然道:“还打得不错,自己都打得稀烂一般,哪里来的好大脸皮。”

马义弘受王安风恩惠点拨,心中已经将眼前这位高深莫测的大刀客当作了除去师长之外最为敬重的人,当下持刀怒道:“是谁?鬼鬼祟祟的,出来!”

那道声音复又飘忽到了北方,啧啧道:

“怎么这么样就恼了?”

“嘿嘿,照我说,这个什么扶风刀狂,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乃是我西北江湖中群雄论道切磋的地方,你一个扶风人,北方人来我们西边儿做什么?”

“还打得窝窝囔囔,不如赶快滚回去算了……”

旋即复又一阵鬼笑,马义弘气得大怒,却根本无法判断出那个鬼笑声音出现在哪里,旁边皇甫长老亦是觉得飘忽不定,他擅长刀法,却不擅长对付这种左道手段。

在场的武者们,对于这样一个说话阴阳怪气,还不肯露出真容的家伙自然是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是闻言心中亦是不由得浮现出异样之色——

今日乃是西北十七郡演武。

便是夏侯家,东方家,以及轩辕家的高手都不曾出手,一个出身于扶风,武功平平之辈,也在这里比斗,武功寻常,在座只要是成名之辈,哪一位不比他强?

竟然还敢端着那样的态度?

心念这样子转了一转,看向场下人的眼神不由得便发生了变化,略有异样。

马义弘面红耳赤,正要开口,突然听得那冷淡声音传音道:“若还打算支撑门派,不负师长,就不可如此易怒。”

马义弘张了张嘴,道:

“可是,他们污蔑……”

周围人人眼神略有古怪,虽然都潜藏起来,但是即便是再如何细微的东西,以千人之数汇聚再一起,也已经庞大到了难以让人忽略,窃窃私语,更是不曾断绝。

马义弘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一句文绉绉的话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面。

举天下之谤而加之。

他看到身前的黑衣刀客动作徐缓,将墨刀收回。

传音冷淡,仿佛寻常。

“虚名而已。”

正在王安风欲要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自皇甫一脉的位置上面,突然传来了一声长啸,浩浩荡荡,冲天而起,其音清越,颇有穿金裂石之意,袅袅不绝,将满场的窃窃私语全部压下。

众人只觉得耳廓之中阵阵晕眩,旋即便是心中骇然。

北邙剑派的领队长老神色微变,忍不住低声赞道:

“好深厚的内力!”

“好高明的手段,如此方为真高手!”

皇甫家所在之处,已经是十三层楼阁的最高点,而在那里,却站出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眉目俊朗,一双浓黑长眉,朗声笑道:

“久闻扶风刀狂大名,今日得见,心中喜不自胜。”

“愿与一战!”

“若是在下得胜,阁下仍旧扶风刀,狂之一字,便即赠与李某人如何?!”

声音落处,在这一处演武场中不断环绕,层层叠叠,仿佛龙吟一般,更添声势,可见其手段之高明。

只是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一看就知道武功不凡的青年刀客,要挑战扶风刀狂,先前盘山派的老者皱眉,突然想到一事,口中啊呀一声,拍手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位李丹寻和前几日败在了扶风刀‘藏刀’手段之下的赵阔乃是同门师兄弟,情谊深厚,啊呀,原来是为了同门而出言挑战。”

老人摇头叹息,道:

“真的是,就为了这个,便不顾及这其实是皇甫家的主场了么?”

“委实也是有些太过于鲁莽了,恐怕要落人口舌。”

北邙剑派的剑客道:“虽然如此,但是为了好友出头,纵然受罚,于义气无愧,你我也都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难不成北山公不曾有过这种举动么?”

老者哑然无言,不过眸光之中,亦是多加赞叹。

王安风要戒备白虎堂之人,根本不愿多浪费气机,当下不顾周围赞叹声音,或者要他答应下来的呼喊声,干脆利落拒绝,声音冷淡,旋即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位置处走去。

李丹寻挑了下眉毛,朗声道:

“怎么了,阁下既然自号为扶风刀狂,那么本来就应该有狂性才对罢?难不成打算怯战了么?”

“原来扶风刀狂只不过是个胆小懦弱之辈么?”

王安风心念已经收束,对于周围骤然升起,连皇甫家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嘘声以及喝斥声音,全然当做无物,一颗少林一脉的武道禅心稳坐莲台,八风不动。

马义弘却仍旧有些少年心气,大声道:

“他不答应你,我来和你打!”

李丹寻面上浮现饶有兴趣之色,道:“好,看你的一路刀法,也算是有些可取之处,算是得了前辈的些许火候,我便来和你比比看。”

“可要休息片刻,打坐回气么?”

马义弘方才经历了平生之未有的酣战,气力之上,虽然有所亏损,然则战意浓厚,当下道:“不必!”

“你且下来就好!”

“好!”

李丹寻长笑一声,施展身法,飘然而落,其师师从皇甫家一位已经侠隐多年的刀道高手,加上别有他遇,天资过人,马义弘的师父不过是勉强五品的手段,如何能够是他的对手?

众人只见到李丹寻连刀鞘都不拔,连鞘去打,一道白影闪过,方才展露出了一手颇有可取之处刀法的马义弘手中的鲨齿刀便被击打得扬起,失去了章法。

在场众人,都是武功颇为高超之辈,当下看出,其实在这一招之内,胜负已经分了出来,只是之后,李丹寻复又连连击出,王安风和马义弘交手共计六十七招,他便一直打到了六十六招。

最后一招霸王卸甲,恰好将之击败。非但是将其手中代代相传的鲨齿刀给直接打飞掉,更是一下将马义弘踹出擂台,如此行径,已经堪称是有折辱之嫌。

李丹寻将刀收回,朝着王安风的方向,从容微笑道:

“看来,是我略胜一筹了。”

模样虽然俊朗有礼,但是这种刻意压制招数的模样,以及将马义弘踹翻跌落擂台的行为,又无不透漏轻狂挑衅之气。

马义弘爬起身来,面红耳赤,几乎觉得无法立足。

周围江湖人中爆发出一阵喝彩声音,毕竟江湖武者,性子颇为暴烈,喜好热闹,虽然有人觉得李丹寻如此行为多有不妥,但是却又转念一想,人不轻狂枉少年,这样虽然有些狂妄了,却也是少年人常有姿态,何必苛责?

当下便只一片的喝彩声。

皇甫家的小厮脚步轻快奔出,将写满了点评的纸张卷好,送到了一处处的酒楼茶肆之中,说书先生接过了信笺,喝口茶,润了润嗓子,看了一眼,微有迟疑,可是周围百姓催促得急,还是开口道:

“先前扶风刀狂和那位少侠的比斗出了结果了……”

周围听着讲解的百姓眸子发亮,忍不住催促道:

“怎么样,是什么样的结果?”

“扶风刀狂赢了罢?用了几招,三十招?十招?还是一招?”

说书老者迟疑了下,道:

“赢的话,自然是扶风刀狂赢了,但是却并不是如同各位所想的那样简单,这两位刀客彼此切磋,一直到了六七十招,才勉强分出了胜负。”

众人面面相觑,陷入沉默。

先前送东西来的小厮隐藏众人之中,轻声道:“难不成是那位和扶风刀狂交手的刀客,其实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大高手么?”

众人眸子微亮,也都想到了这一点。

老者摇了摇头,道:“这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说得清楚的,在这之前,皇甫家的李丹寻李少侠,为了先前败在扶风刀藏刀术下的同门,出手挑战扶风刀,言道两人以‘狂’字作为赌注。”

“但是扶风刀却避而不战。”

人群中一阵骚乱,旋即已经有人不忿地咕囔开来,颇为不满。

对于西北地方的百姓而言,因为所处之地,气候天象都颇为恶劣,是以此地多出豪迈之辈,比武可以输,输了也算是堂堂正正的,但是避而不战,尤其是以称号为赌注的情况下,却是要让人看不起的。

老者复又道:“在这之后,先前与扶风刀相比的那位刀客,挑战李丹寻李少侠,被其轻易击败。”

“故意比扶风刀所用的招数少一招,将之击落擂台。”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一位大汉饮一大碗酒,重重拍了下桌子,叫好道:

“够豪气,够狂妄!”

“这样子才算是能够称得上一句狂字,依我看来,扶风刀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比起咱们天雄城的李少侠而言,还是差了的,为人方面,更是差得不止一点两点了,不够敞亮,更不够豪气!”

“这个狂字啊,还是交由咱们李少侠为好。”

这样一勾动,加上明明白白摆在了眼前的战绩,众人也不由得出言附和,又有人提及了扶风刀明明是扶风人,却偏生来凑这个热闹,便更是引得众人心中不满之心浮现。

小厮嘴角浮现微笑,安静退了下去。

这样的一幕幕几乎是在整座天雄城大大小小的酒楼和茶肆里面发生。

演武场当中——

李吟香听得周围人充满不屑的低语声音,张了张嘴,想要为刀狂辩护,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她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开口,只是仍旧在心中固执认为,刀狂就是那个视千金如草芥的大豪侠。

就算武功不行,也一样是豪侠!

夏侯婕略有失望道:“还以为是难得一见的大高手呢,原来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么?”

皇甫秋阳迟疑道:“虽然说,若他一直蓄力的话,确实能够斩出当日击败赵阔先生的那一刀,但是也不能够排除,今日他保留实力的可能性……”

夏侯婕挑了下眉毛,一指周围,那些门派武者,还算是自衿身份,只是低声交谈,而在其余地方旁观,闯荡江湖的游侠武者们,则就没有那么许多的讲究了。

当下各种不屑的声音言论不时传出。

夏侯婕摇头道:“他既然称为扶风刀狂,面对这样的轻视,难道不应当拔刀斩之,证明自身的实力么?”

皇甫秋阳无言以对,只得道:

“或者也有苦衷……”

夏侯婕无奈,道:“你便是性子太柔了……”

对于扶风刀狂的斥责和不屑,并没有在这一场盛会当中占据了太长的时间,毕竟还有其余的武者进行比斗,各展高招,精彩绝伦,一开始那一场闹剧般的事情,在他们的心中,不过只是停留了片刻,便即抛之于脑后,不复在乎。

之后十数场比武当中,涌现出了许多武功高强之辈,但是最强横者,莫过于是皇甫家外姓弟子李丹寻,以及皇甫家少主皇甫魁。

除此之外,北邙剑派的赵子扬,其一手剑法,亦是得了个中三味,六品之内,堪称是难得的后起之秀,引来阵阵赞叹。

一日比斗,已然近乎日落。

即便是午间都不曾停止,自有皇甫家的侍女仆从,送上了西北特有的种种美食好酒,以供诸多武者的饮食。

在最后比斗的两人争斗出了胜负之后,此次演武,算是功成圆满,各派也都如愿以偿,皇甫长老站在了演武台上,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听得了哈哈哈的大笑声音,仿佛鬼哭一般,自入口处而来。

王安风仿佛古井的眸子微挑。

他养气机已经近乎一日。

伴随着越发肆意而狂妄的大笑声音,在入口之处,突然倒飞入了两人,浑身是血,重重砸在了地上,正是皇甫家中派出,看守入口处的两名高手。

此刻尽都是双目紧闭,面如金纸,浑无半点的血色。

只是还有些微气息,可是浑身关节处已经呈现了异样的扭曲,显然就算能够从阎罗手中夺回来一条性命,一生苦修至此的刀术精髓,也是全然无法再施展出来。

先前阻拦众多武者,刀不必出鞘,招法至多三招便能够定鼎的高手沦落到了如此的下场,在场诸多武者,亦是难免心中微寒,生出诸多不妙的念头来。

皇甫家长老神色骤然变化,身行一掠而至,将其中一人手臂抓起,一身浩大内力,源源不绝,涌入其中,那面无血色的皇甫家高手吐出两口淤血,极为虚弱地睁开了眼睛,道:

“长老,小,小心……”

“有西域高手……擅闯……”

皇甫皓听得这声音越来越低,忍不住凑近了道:

“擅闯什么?你说清楚些……”

那位皇甫家高手神色突然诡诈,抬起头来,道:

“西域高手来此,要你们的性命!”

声音尚未落下,双掌抬起,已经一上一下,重重拍击在了皇甫皓这位家族长辈的心口以及丹田之上。

凶狠刚猛的劲气不断爆发,后者心中关切晚辈,一时间根本未做提防,自身内力更是往外输送,为之疗伤,无暇防卫己身,这一连两掌,可谓是吃得结结实实。

当下口中喷出鲜血,软软倒在了地上,转眼就已经没有了生息,一位曾经历经了不知道多少的江湖风雨,刀剑厮杀的长者,最后竟然是因为对于晚辈的拳拳爱护之心,以及担忧家族而被暗算致死。

高手相争,贵乎于一线一息之间。

这样的变故几乎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尚且不等这些高手反映过来,在场武功最高之人,竟然就以这样的方式,含恨而亡。

并不是这位皇甫家的长老不够警惕。

委实是对方的伪装太过于真实,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到身受重伤,被人抛飞入内的晚辈,竟然会是敌人伪装的,而且就在皇甫皓为其疗伤的时候,骤然暴起,以绝学暗下杀手。

其武功亦是到了五品境界,可怜皇甫皓身为四品,江湖一代宿老,竟然如此屈辱死去,那皇甫家高手跃起身来,一下掀开脸上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鹰钩鼻,颧骨高耸的面孔来,哈哈大笑道:

“如何?!”

“我莽龙宗的锻虚破妄掌法如何?比之于大秦七宗的手段,可能分出上下么?”

众人正自惊怒,又远远听得了几声长笑,道:

“什么西北江湖大会,没有老夫几位兄弟在场的江湖大会,不过只是一堆的臭虫互啄一般。”

“是极,是极,这个什么皇甫老儿的刀法据说很快,可惜没能够看到,就被打烂了心脏,死得干脆利落,可惜,可惜!”

“快哉!快哉!”

伴随着长笑声音,自外而入两位老者,一者肥胖,一者则是瘦长仿佛竹竿,身上气机俱都是深不可测,直入其内。

今日众多门派世家,在此地的,大多都有六品的实力,而门中四品以上高手,都留守门派,镇压祖地,那种高手轻易不会出来,皇甫家主与其余三家之主,则俱都在其他地方商议要事。

留下来的皇甫皓,本身便是众人中实力最强的四品武者,只是未曾想到,这位侠隐江湖的老者,一开始就遭人暗算,辈以西域江湖最上乘的刚猛掌法所害。

是以而今所在的众人,人数虽多,然则无人能够和这三人抗衡,又并非军阵中人,纵然一拥而上,也难以彼此相助,更可能是彼此影响,反倒难能发挥出真正实力。

而这三人只需利用轻功,腾挪转移,便能保证自己不被包围,到时候,便如同虎入羊群,不过一场厮杀。

对方固然可能力竭重伤而亡,自己这方,十余年来养成的门派菁英更是极有可能付之一炬,对于江湖势力而言,这几乎久是釜底抽薪一般完全不可以承受的代价。

而大秦刑部,早已经知道此处乃有江湖演武,并不会因为刀剑之音而派出高手。

人人心中念头飞转,一时之间,彼此双方竟然陷入某种沉默的僵持之中,便在那北邙剑客打算开口时,皇甫家的看台上,突然传出了一声怒吼哀嚎之音。

旋即一道白色身影仿佛利箭一般,急扑而出。

众人定睛看去,正是李丹寻,此刻双目怒睁,仿佛已经怒极,持刀扑击而上,一身气机昂然而起,竟然也抵达了五品之境,高于大部分在场之人。

旋即拔刀,便与暗算皇甫皓之人厮杀在一团,刀刀行走搏杀之招,不求自保,只求杀敌,彼此攻杀速度极快,在场众人无论敌我,都插不上手,只能看着两人厮杀。

过去数十招后,那消瘦汉子怪叫一声,便即退后,尚未走出,肩膀便已经挨了一刀,血流如注,然后丹田便被李丹寻以刀柄击中,借助旋身之势,施展了高明的点穴功夫,那人旋即扑倒在地。

一旁两位老者怪叫扑上,其余人只见到李丹寻手中之刀越舞越快,招招精妙异常,攻敌之所必救,借助战意悲愤之心,以一敌二,竟然不落下风。

众人各自都已经握紧了兵器在手,双目紧紧盯着战成了一团的三人,只打算一旦战局分开,便即一同出手,借助李丹寻所创造的机会,集合众人之力,将这两名胆敢来此地捣乱的西域高手擒拿而下。

李丹寻掌中名刀舞动仿佛一团白雪,众人正担忧他以一人之力鏖战两人,力有不及的时候,突然听得当当两声脆响,那胖瘦老者手中兵器尽数都被击飞。

李丹寻右手长刀旋转,一如先前,点住了两名西域高手的穴道,一胖一瘦两名老者旋即亦是仿佛朽木一般,扑倒在地,众人一拥而上,将其直接捆缚住。

而直到这个时候,那三名西域高手仍旧还在骂骂咧咧个不停,李丹寻则是趋到了倒伏在的皇甫皓身旁,为其诊脉之后,突然面露喜色,自怀中取出了数枚丹药。

方才取出,周围武者都能够闻得到一股馨香之气,可见这些丹药的不凡之处。

李丹寻将丹药为长老服下,用内力将之化去。

过不得片刻时间,便即有人高呼道:“气息恢复了,皇甫长老的气息又有了!!”

众人心中尽数都是微松口气,不觉已经额上冒汗,委实是这一转动变化,忽如其来,以这些江湖武者久经历练的心性,仍旧有些紧张和喘不过气来。

旋即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一身白衣仗刀的李丹寻身上,眼中皆有赞赏,感叹之色,各派少女眼中则是颇有孺慕,今日他的表现本已经极为出色,远在各派菁英之上。

之后更是力挽狂澜于既倒,以一敌三,以弱而胜强,不爱宝药,为长老续命,这许多事情,每一件,都是足以震动西北江湖的大事情,此时全部加之于一身,便更是如此!

加上李丹寻本就生得俊朗,今日所表现出武艺高强之外,更有年少轻狂气。

如此狂生豪迈之辈,自然引人倾慕。

而在众多赞叹,恭贺声中,却有两人眉头紧锁。

“鸾”凝神道:

“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手段,难啊难了,这,真的是……”

‘影’亦是面色沉郁。

他们二人都已经认得出来,那三名西域高手,都是白虎堂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其身份也只是那位阁下亲自自西域探查回来之后,他们方才有了名谱。

也因此,他们两人也知道,这三人的武功有多强横。

最起码一点,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五品,而是货真价实的四品武者,本身鏖战历久,厮杀经验极为丰富,便真的是五品,也绝非李丹寻方才所展现出的实力所能压制。

而他竟然能以一敌三,尽数擒拿。

白虎堂袭击,刑部得到线索,旋即必然通知皇甫家,西域高手突然出现,光明正大地闯入,李丹寻临阵突破,更能以一敌三,在家主不在的情况下,将对方尽数击败。

然后还恰好有丹药,能够将长老续住气息。

这许多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不曾停歇,就仿佛是有一只看不到的手掌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一样。

‘鸾’揉了揉眉心,苦笑道: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你我只顾防备外敌,竟然没有想到,想要夺取皇甫家声望威名的最好方式,并不是打压,而是自内部瓦解……”

‘影’沉默了下,环顾周围,在亲身经历了一场江湖大事件之后,诸多武者已经陷入了颇为激昂的心境当中,纵然有少许冷静之人,在这种环境下,也难能保持理智。

不是所有人都掌握了刑部密探所知道的情报。

也不是所有人,都如同刑部密探一样,以怀疑一切作为宗旨。

他收回目光,道:

“暂且观之,之后将事情尽数告知皇甫家主如何?”

“鸾”摇了摇头,苦笑道:

“不可……”

“西北总捕对于江湖的态度,你是知道的,这一次如此大的事情,仍旧固执要作壁上观,皇甫家主与他打交道的时间比你我的年纪都大,根本不会轻易相信我等。”

“而且,你难道没有发现么?只是凭借着今日的事情,李丹寻其实已经开始‘蚕食’皇甫家名声了,在皇甫家做出反应之前,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施展空间……”

“我等这一次,算是惨败了……”

‘影’双拳不由得紧握。

便在此时,李丹寻突然抬手,变如鸾所说,其此时威望几乎无二,本已极为喧嚣的演武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这位必然是今日主角的年轻刀客整理了下身行,将佩刀收入鞘中,看向了皇甫家的方向。

就在众人好奇他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李丹寻突然抱拳,微微一礼,朗声道:“诸位同道在侧,今日李某,有一难以启齿之事,想要说与诸位,也恳请诸位,作个见证!”

众人自然答应,道:

“有什么事情,李大侠尽可以说出来!”

李丹寻微微一笑,双目看向第十三层楼阁处的方向,‘鸾’突然起身,总也潇洒不羁的面容上浮现怒色,低声喝道:

“不好,这人打算做……”

李丹寻已经开口,朗声道:

“在下年纪二十有三,未曾有所婚配,前几日,看到皇甫小姐身旁好友,惊为天人,多方打听,知道其名为李吟香,李姑娘,在下不才,谨以今日连胜献上。”

“唯盼能得姑娘欢心,以求来日。”

他这一番话说得极为诚恳,一袭白衣如雪,眉目俊朗的江湖狂生,已经能够让不知道多少的少女为之倾心,更何况是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以一身荣光为酬。

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是谁开口的,所有人已经开始劝说那位李姑娘快些出来,赶紧答应下这样一位年少英雄的喜欢,江湖豪客,以手中剑叩击胸膛,其音肃杀高昂。

‘鸾’几乎气急,道:“该死!若非是司马错大人此刻不在这里,他如何能有这种胆量,打算借众人之势强压?!这是打算要踩着皇甫家,攀上我大秦西域都护,军马总督大将军的线……”

“这孽障,原来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打算要渗入官场么?!”

当下心中越发焦急,想要开口喝止,但是千人之欢,已经汇聚如一,仿佛波涛一般汹涌澎湃,那里又是他们两人能够组拦得住的?

当下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大秦总都督司马错的侄女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十三层楼阁处,一身白衣如雪,肩上披着白绒大氅,仿佛一片即将飘落的白雪。

见到正主出来,众人便即慢慢安静下来。

李吟香冲着李丹寻福了一礼,声音清脆,道:

“多谢李少侠厚爱。”

“但是吟香已有婚配,父母之命,媒灼之言,身为子女,不能违背,还请少侠海涵。”

李丹寻面容微微一滞,旋即朗声笑道:

“既生为人,如何能够为一纸婚约,陈规旧矩所束缚?李某诚心诚意,唯愿有资格能与那位和姑娘有婚约的青年才俊一争高下!”

诸多人中,虽然有许多仍旧沉静,做壁上观,也有许多人连连喝彩,那模样,竟然似乎实在逼迫一般,被人群困在一侧的鸾心中怒极,几乎气得要出手杀人。

李吟香虽然镇定,却也毕竟年轻,眸子里浮现些许慌乱

便在此刻众人呼喝如同浪潮的时候。

突然有另外一道身影,慢慢走了下去,在众人眼中,极为显眼,李吟香亦是微微一愣,几乎要喊出大侠二字,李丹寻察觉她神色变化,扭过头来,看到一身黑衣持刀而来,心念微转,朗声笑道:

“扶风刀你此时下来,有什么贵干么?”

“可是答应了与某的比斗?虽然迟了些,但是无妨,听说你曾经让李姑娘受惊,今日便再加上‘狂’之一字,以表心意。”

王安风神色冷淡,似乎懒得去管,抬起头来,看着李吟香。

这位姑娘帮了他一个大忙,往后他换去刀狂身份,两人自不复见,但是在此之前,他并不介意在做自己的目的时候,顺手回上一件事情,恩怨两清,当下抬眸,平静道:

“你讨厌这样么?”

李吟香呆了一下,似有不解。

刀狂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冷淡如冰,又问道:

“我说,你可喜欢现在这种事情?”

“被人裹挟大势,逼迫着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李吟香眸子里浮现些微的涟漪,看了一眼周围那些或者想要报今日之恩,或者想要结交李丹寻这个江湖中后起之秀的武者们,抿了抿唇,重重摇头,道:

“不喜!”

刀狂收回视线,淡淡道:

“好。”

PS-万更啊,一万三千字,分量超级足够的万更啊啊啊啊,后面还有一更,两章连发,我要睡觉,错别字大家提醒下,先发后改T_T

喜欢我的师父很多请大家收藏:(www.luobasy.com)我的师父很多落吧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落吧书院

猜你喜欢: 美剧世界大冒险位面之武破虚空位面超凡之路科技图书馆幻想世界大穿越我的小人国末世之渊黑暗超神科技霸权星临诸天星际之全能进化全球神武时代未来天王逆行诸天万界次元经纪人万界建道门穿梭时空的侠客矩阵游戏位面复制大师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影视世界当神探时空位面穿越末世虐杀游戏纣临万界最强狂帝带着星际闯美幻
完本推荐: 绝对红人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异界神修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全文阅读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我是天才大明星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寂静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NBA万界商城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好想住你隔壁最牛兵王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附身做皇帝我的体内有龙骨剑骨仙草供应商手术直播间九零后天师最强医圣点道为止极拳暴君万古邪帝六零军嫂有空间法爷的英雄联盟最佳赘婿吞天龙王末世之渊造化之王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我是传奇BOSS极品透视保镖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神级影视大穿越诅咒之龙真龙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都市之修仙归来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手机版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落吧书院移动版 - 落吧书院手机站